范文仲:互联网金融企业应规避羊群效应 打造百年老店

2017-08-10 11:18

  一、中国在历史上是金融创新大国,这方面我们要有自己的制度自信。中国的创新,完全有可能走界的前列。但是在中国历史上,往往因为风险制度没有跟上,这些创新大都夭折了,所以我们也要记住这样的历史教训。

  从这些考古当中发现,中国在大唐的时候具有了非常丰富、完善的国际汇兑、商贸的契约制度。我们在探讨一个王朝兴盛的时候,往往从的角度,把它归功于君王。实际上每一个强盛的王朝,经济的繁盛,背后一定有金融创新的支撑。

  国际上有一个问题,中国原来有那么多的金融创新,为什么到公元1300年之后就没有了?解释非常多,关键的一点就是没有风险管理制度的跟上,导致这些金融创新,要么形成了民间的投机,要么被皇权致上、被朝廷所利用,形成了不平等的交易体系。历史上,中国虽然有创新,但是“一放就乱,一抓就死”,应对金融创新的政策非常简单,我们一方面要认识到中国具有创新的基因,互联网金融和金融科技,完全有可能在中国形成新的天地,走在全球领先的地位上。也要吸取教训,未雨绸缪,进行制度的配套创新,不能总是亡羊补牢,事后整顿。

  跨时间的投融资、众筹,其实是在原来的股票市场、有限责任公司的基础上,进一步分散了金融投资的风险,使一些更高风险的项目可以实现,比如艺术类的、高科技类的,如果没有股票市场,没有有限责任公司,航海大发现和铁基础设施这些就不可能实现。如果没有新的PE、VC,互联网也不会起来。众筹的方式,如果可以在未来使更高风险的项目实现,所有这些都是具有积极意义的。所以我们说互联网金融是有积极意义的,但是我们要认识到,互联网时代,金融社会化的程度加深,金融的风险,其实不是没有了,而是大幅上升了。金融交易对手,以前我们还能看到、见得了面,现在根本看不到、接触不到,它只是一个代码,更加不明确了。中介风险,更容易通过赚更大量的钱,风险更难以控制了。操作系统、操作风险,由于一系列新科技,技术的、计算机系统的引用,它更加复杂了。我们现在客户信息、消费者更加重要了,所以历史上所有的创新,大多看到了它带来金融交易便捷、人的生活福祉提高,但不太注意到,伴随着这些创新,金融的风险体系、制度契约要求更为复杂,大为上升。没有这些复杂体系的支撑,金融创新必然是昙花一现。

  最后总结一下,互联网的创新,我们要形成稳定的创新需要社会的共同努力。我们要相信,中国有创新的基金。同时,我们也要更多强调、认识全面的风险,这个时代风险是加剧了,不是减少了。管理部门,要有更清晰的原则,同时我们的金融从业者要有更长久的工匠,只有这个方面我们做到之后,相信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互联网创新之才可以越走越稳健、越走越宽广,谢谢大家!

  到元朝的中统钞、明朝有大明宝钞,没有例外,所有创新都是刚开始非常生机勃勃,到最后由于没有制度引发了通胀,最后崩溃,到了明朝之后,中国就了纸币的使用,回到了白银和黄金的支付。和相比,我们早了600年,但是我们起了大早,赶了晚集。

  到唐朝,在长安有一个现在驻京办职能的机构,叫进奏院。唐朝各、各道、各军,在长安设立了进奏院,进奏院兑换的票据叫飞钱,各地方的商人在长安赚了钱,换取这种器具,回到家乡,到衙门里再兑换银钱,这其实是世界上最早的汇兑体系。

  主任范文仲出席了本届峰会,并就“金融科技发展的创新与风险”做了主题。他表示,互联网时代太多,容易形成各种的羊群效应。生产力的发展最终是科学技术的发展,不是商业模式,从事互联网金融,不要光搞降低交易成本,更多是要降低信息不对称,降低金融体系的雾霾度。互联网金融的从业者要有大格局,不要追求资产规模、上市快慢,要打造百年老店。

  支付领域,我们首先说网上支付、移动支付,包括微信、支付宝和比特币、区块链,好像都常新的创新,但支付领域的创新本质,其实是为了促进人类经济社会的商品交换,使商品交换在更大范围、更快的实现,增加社会的福祉,这是它的本质目的。支付领域的创新,一定不能忘记这个本质目的而自娱自乐,以自己的新形势、新模式,认为是新金融。关键要看它有没有对商品交换产生更积极的影响。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已经使商品交换,从原来的地域全球的物理空间扩大到了虚拟空间,使“距离”这样一个在商品交换中非常重要的影响要素,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所以,在金融创新体系中在原来基础上迈进了一步。借贷、网络银行、网络小贷、P2P等有很多名字,它的意义使网上的社会借贷成本降低了,使我们的信用风险、信息不对称,通过大数据降低了,所以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也许可以给人类一直没有解决的小微、普惠问题寻找到一条解决之道。普惠,不是新成立一个机构,而是解决交易成本高和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也许真的可以帮助解决这些问题,具有伟大的意义。但它是在以前当铺、钱庄票号、银行体系中迈进的一小步,使借贷的范围更大、成本更低。

  首先在中国的历史上,比如在周朝,我们就有中国最早的财政管理体制,叫“泉府”。“泉”已经体现到流动性、流水不竭的意思,具有非常前卫的金融。

  二、金融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行业,风险和危机是金融业的本质基因。每一次金融创新,都会带来社会经济的巨大进步,同时也会产生更大的风险。这一点没有例外,本次的互联网金融,或者说金融科技的创新,也依然符合这样的规律。金融,首先是建立在信息基础上,和所有的实业都不一样。由于信息会受人性的影响,会波动,信息具有不对称。金融借贷就会导致杠杆、存在期限错配。所以,金融本身常脆弱的,一定要好好。另外,通过交易对手的连接,形成高的传染性。一个小事件,小机构的危机,就会导致全体系的危机。全体系的危机,又会通过金融的外部性特点,造成全面的经济危机。我们在这一轮全球金融危机上感受非常明确了。历史上,虽然纸币的出现促进了商品交换,使商品交换的地域延伸到国家、全球,也带来的更高的通胀。银行的出现,扩大了借贷的规模、范围,但也形成了倒闭的风潮。股票的出现,分散了投资风险,导致了地理大发现和各种基础设施建设的产生,但也形成了资产泡沫,也造成了历史上的大萧条和现在依然在感受的全球金融危机,金融对社会的经济推动力越大,社会对它越依赖,这种危机的力也越大。金融科技创新,现在我们说互联网,创造了一个新的金融现象,我们都非常的兴奋。但是它只在金融创新的长河中,在不同的纬度迈进了一小步而已。

  3、我们一定要做到鼓励金融创新和风险防范的平衡,这时候要按照系统重要性的纬度来进行监管。小机构新业务,如果非常简单的结构,我们对它稍微宽松一些、宽容一些,让这些业务能够发展起来。一旦规模上升,一旦客户增多,都到了几千万,恨不得上亿了,复杂度变得很高,这个监管的标准、强度,一定要大幅上升,而且不是直线上升,应该是曲线式的上升,控制到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风险。

  2、金融机构不能按照名称监管,因为变化太快了,一定要按照金融业务的风险特质来进行监管。不管叫银行、信托、保险还是叫P2P、众筹,只要进行社会化的资金归集,就一定要有牌照,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不管是做显性的还是隐性的收益承诺,15%、20%,不管写在字面上,还是隐性的、、暗示的,就一定要失的吸收能力。因为互联网金融并没有改变跨时间投资它会遭受损失这样一个根本的风险,如果说互联网时代未来的投资都能收益,那是巨大的创新。但现在依然会遭受损失,就一定要有吸收损失的能力,资本拨备要求要跟上。此外,只要这些业务具有期限错配,流动性转换的特点,不管叫什么名称,一定要有流动性的规则适应。另外,所有的金融机构,只要扮演了重要的金融市场功能和中介功能,最好还要有恢复与处置计划。你成立的时候就告诉我,你倒了怎么办?不仅是存款人,而且是你的市场经济功能、金融功能,交给谁来延续、代替,不一定要有完善的计划,至少在创立的时候,你就要想到,你倒闭的后果、处理的方式。

  4、金融管理部门还应该注重信用体系的建设,信用体系要透明、客户隐私的基础上要互联互通。另外,利率风险、定价标准要统一,美国有FICO,中国没有,有没有一个大家公用的标准,不要让每个平台自己确定利率和风险?风险补偿的基金和消费者补偿的机制建设,一定要统一建设,不能指望大家各搞一摊。

  7月30日,2016上海新金融年会暨互联网金融外滩峰会在上海隆重召开。本届峰会汇集了多位国内外监管层代表、学界专家和商业,就普惠金融2.0、P2P网络借贷的风险防范、农村金融的普惠新模式等热点话题展开了讨论。

  现在大家都说“一带一”,丝绸之,丝绸之可以繁盛近千年,很重要的它也是一条金融创新之,在过去一些年,丝绸之的沿线,大家挖掘了一些古墓,发现一些保存完好的古墓当中,尸体的裹尸的材料是纸。因为纸在发明的时候非常珍贵,纸上写了当时最重要的一些信息,一般是的文告、金融的契约。

  三、金融界一定要理解,金融创新、科技金融、互联网创新,使金融风险扩大的这样一个本质趋势。互联网时代,还要有一些基本的监管原则需要把握,不管是证券业、银行业、保险业,其它业的原则。

  谢谢新金融研究院的邀请。我记得多年前我们也在上海讨论过互联网金融的创新意义,经过几年的发展,现在大家对于金融科技的内涵、对互联网金融的创新意义和风险都有了更全面的认识。借此机会,今天和大家交流一些个人的感受、,主要是四个方面谈一下自己的想法:

  中国在历史上有很多创新的例子,但是我们也有很多的教训。比如说北宋的交子饺子,也是世界上最早的纸币,诞生在中国。那时候四川益州府冶铁贸易非常兴盛,推动了交子纸币的产生。在刚开始的时候,它是运行不错的,后来有些商人发现了商机,民间形成了投机风潮,大家都发行交子,结果四川益州府的知府张勇,就开展了世界历史上第一次通货膨胀的整治,关定了16家交子铺,制订了非常严格的准备金制度。后来非常可惜,由于北宋连年的战争,最后朝廷发现这项金融创新可以利用,发行了大量的交子来筹措军费,导致它的价值暴跌,体系崩溃。

  1、在新的互联网时代,逆向选择和风险,其实是加剧了。现在的时代,一个小公司,如果它不遵守规则,发展可能就会快。一个好公司,遵守规则,发展的可能就会慢。金融逆向选择的情况下,一定要有准入标准,否则会形成“劣币良币”的局面。金融信息中介,我们现在总认为它是信息中介,是科技的公司。但是这些金融信息中介,有些是撮合平台,但也进行贷款利率,进行金融的风险定价,风险定价是金融的本质职能,一定需要专业化的、一定要有合适的准入标准,不能认为这是一个简单的中介,就是一个商业性的机构来准入。

  四、互联网时代太多了,很容易形成各种的羊群效应。刚才说的是金融管理部门的是本质,作为从业者、企业家,也一定要培养“十年磨一剑”的工匠。现在有一个时髦话:“不媚浮华不忘初心”,不要集团发展大了,都演变成一个投资集团。不论原来搞什么行业,最后都要搞全球资产配置,全要通过兼并重组来配置自己未来产业的资源,导致所有的机构刚开始差别,到最后都是一样的,这是机构的羊群效应。大家的企业,还不能够脱离实业和技术,也不能大家都投,好像不投一个影视、不投一个VR大家就不好意思交流了。本来行业不同,没有必要搞这些趋同。我们一定要记住,生产力的发展最终是科学技术的发展,不是商业模式,大家投资的发展。另外,大家如果从事互联网金融,也不要光搞降低交易成本的事,不要光抄袭商业模式。比如去美国走了一圈,拷贝一个模式。更多是要降低信息的不对称,要降低金融体系的雾霾度,不能说一个金融创新,所谓降低了交易成本,但是增加了信息不对称,导致金融体系更多的雾霾,这是不行的。要靠真正的理论、技术的创新。所以我们更尊重理论、技术创新的企业,而不是纯粹商业模式创新带来的昙花一现。这也需要互联网金融的从业者要有大格局,以推动社会发展、生活方式转变为目标。每个企业,不要追求资产规模、个人财富的积累,其实它只是推动社会、转变生活方式的副产品,不要光追求估值高低。现在有一个毛病,我看所有的企业谈估值高低、上市快慢,我们一定要打造百年的老店,要有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