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社交 App 创始人的艰辛经历:8 个问题帮我找到方向

2017-11-23 22:29

  会有更多的人联系,会有更多的人会面,会有更多的事件出现(来自社区):未来2个月,我们的平台会在举办150个活动,这些都是社区组织的。

  “我无法想像自己会做其它事。”这是Li在文章中给出的论断,我深有同感。Li还说:我觉得我做的是一生的事业,如果没有创办这家公司,我会死的……

  编者按:Dan Fennessy是社交APP Partywit的创始人,这个APP为线上网民组织线下活动,根据兴趣、事件将人们联系起来,帮助大家结识新朋友。几天前,投资人Li Jiang发表一篇文章《我会问每一家创业公司的8个问题》,Dan Fennessy根据自己的创业经历回答了这8个问题。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已经花了不少时间,只是找不到合适的结构将它们组织起来,直到最近我读到一篇文章《我会问每一家创业公司的8个问题》,这篇文章是投资人Li Jiang写的。在他的下,我将文章按如下方式组织:

  在过去两年半时间里,我是“Party with a Local”创业公司的全职创始人兼CEO(后来公司更名叫作Partywith)。 在此之前的几年里,我一直在开发这个项目,以副项目的形式开发。我没有科技背景,也没有创业背景,现在却在创业,未来也会创业。

  创业是一件很难的事,在消费App领域创业更是难上加难,还有社交App……

  连接人,创造真正的本地体验,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我的成长经历(家人非常,非常支持)和我的经历(走遍全世界,在6个国家生活过)结合在一起,这些过去塑造了我。因为我有着丰富的经历,遇到许多人,因而我的一生变得更丰富。不过我必须走得更远更宽,继续探索。

  10年来,社交迅速发展,在网络上我们的联系更紧密了,然而这种联系是有代价的:在线下,有意义的联系更少了,在过去1000多年的时间里,人类主要依赖线下联系。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部分归功于真实的人类联系。

  在真实的生活中,没有简单而自然的方法与新人联系。有些人开始使用约会App交朋友,比如Tinder,当人们相遇时,因为和预料的完全不同,所以大家会很尴尬(使用Tinder的人有70%不会在真实世界与任何人见面)。

  有些出色的员工离开了公司(现在仍然是朋友),公司不只一次弹尽粮绝,在我的记忆中,曾经无数次听到人们说“不”,或者说“根本不可能”,投资者说过、合作企业说过,甚至连朋友和家人都说过。

  我们的服务以有机形式健康发展,我们有一个多样化、充满热情的团队,他们正在解决自己的问题,团队一起工作了2年多时间。我相信,与其它人相比,我们才是完成的正确人选,比其它任何人都要更合适。

  以前你与认识的人在网上联系,而Facebook让你与不认识的人在线下联系,这是一大转变。Instagram、Snapchat更加重视线上联系,让人们沉醉于自己的设备,它不关心线下联系。谷歌与谷歌+(Google+)……没什么好说的。

  我们的办法是在网上将更多人联系起来,然后在线下会面,分享兴趣、活动、经历的事件,有许多不同群组的人,他们对相同的事情感兴趣。

  我不是一味只知道工作,也没有于戏耍,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欢旅游,疯狂尝试各种新的不同的体验(不信去问问我的家人和朋友与我旅行是什么感觉,他们有时可能讨厌和我旅行)。我喜欢外出,放松放松,喝喝啤酒(有时喝得太多):我很享受生活。

  今天的社会分歧越来越大,Facebook、Twitter这样的纯网络社交平台让问题变得更严重,它将人群分隔,用自己的小泡泡约束用户,然后分隔。

  从个人层面看,虽然我一直在寻找各种办法结识朋友(大多时候通过活动结识,比如参加和体育活动),但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与任何特定群体的人都格格不入。出于某些原因,我有着怪异的内驱力、野心,极力想挑战很难的事情。我觉得自己的潜力没有真正发挥出来,我决定挑战一下。

  建一个平台联系新人?大家很可能会这种看法,说:“不,这样的东西无法成功。”10年前,没人相信网络约会服务会成功,也没有人相信Airbnb会成功。

  到目前为止,事情近乎疯狂:有许多困难的工作要做、有许多新东西要接受、要走出舒适带、有许多的起起落落、会遇到许多出色的人、要培育一个全球化社区并让里面的人使用App、力争进入Techstars,最开始时我不擅于在面前讲话,现在已经可以从容应对了(我还蛮享受的),无论是商业、还是生活,我都有了更多的了解,比之前工作、学习、生活所获得的知识还要多。

  在这两年半的时间里,我有了孩子(孩子的出生激励我成长为更出色的企业家/个人),我不断尝试不断失败,最终从投资者手中融到钱,从全球各地招募一个出色的团队,最初推出产品时问题很多,我屡屡陷入困境,有许多创意失败收场,我们还与Techstarts团队一起搬到纽约,与家人分离了几个月。

  如何在真实世界让大家与新人结识?让这种结识方式流行起来?有一些人正在寻找办决此问题。市场很大,甚至可以培育出下一个真正的大型社交平台。对于投资人来说,这是一个获得财富的好机会,不过另一点更重要:它可以将世界变成更好的世界,让世界更互联,让人不再那么孤立。单从这点看就值得我们下注,不是吗?

  并不是说 “Party with a Local” App就是我生命唯一的、最终的目标,也不是说我不能做其它任何事。

  最开始变成全职创始人时,我对自己相当怀疑,甚至有些抑郁。这段时光是我一生中最棒也是最难的时光,有无数次我差点放弃。看看创业公司的统计数据就会知道失败的概率太高太高了。

  我的团队:团队相当多样化,他们来自5个国家,关于这点我讲过许多次。我们都居住在国外,经常旅行出差,有多种多样的人生经历,我们都喜欢与新人结识……我们都喜欢参加。我们所有人正在解决自己的问题,看看其它创业公司,有多少可以这样说?

  我相信,我们可以找到办法将人们联系起来,这些方法可以跨越种族、教、背景、教育、职业、收入、、性别和性取向。

  2017年,因为有了App,你可以与新人联系,例如,你可以打车去任何地方(使用Uber),你可以住进别人的房子(使用Airbnb),可以与人约会(使用Tinder)。放眼全世界,这种生活方式越来越普及、越来越主流。

  我自己:一直以来,我就是一个“连接者”,通过活动将其它人联系起来,部分是因为我觉得通过其它方式与人会面有点尴尬。我安排酒会、,组织了许多,还组织大家晚上出去玩一夜,次数很多,可能都影响了健康;我还组织体育活动,比如组建篮球队,招募队员,在创办一个室内足球联赛,已经运营9年了;我还组织创业公司乒乓球联赛(并制作一些视频宣传联赛);只有新人才会安排宴会;与The Startup Grind Team合作,邀请创业公司创始人讲述自己的故事。

  我刚刚读完一本名叫“Start With Why”(从为什么开始)的书,Simon Sinek写的。这是一本商业书,书的内容正如书名一样。

  创业公司总是在尝试其它方法,用来联系用户(不是以约会的形式)。我们的方法不同,我们想让大家交朋友,根据兴趣、事件、活动将人联系起来,最开始只瞄准细分群体(比如喜欢夜生活的人)。

  我们的用户大多是自发找到App的(通过口碑或者搜索),每天都有许多人告诉我们,说他们喜欢这个App。对于某些人来说,我们的产品是“产品-市场匹配型”产品,但对另一些人来说还不是,我们的产品也没有在全球大规模普及,不过有一点再清楚不过:我们开发了人们想要的东西,满足了人们的需求,这种需求之前没有服务能满足。

  我们的社区:社区不是团队的“正式部分”,不过正是因为社区用户热情高涨,才能让我们拥有竞争优势,将服务推广到全世界,宣传品牌,发起活动,变成了不起的服务。

  我想创立一项事业,让全世界的人联系得更紧密,让他们分享新体验,可以属于任何一个地方。怎么做到呢?我个人发现最好的办法就是与人联系,分享各种活动和体验。